第四章我用颤抖的手抓住门把,门把暖暖的,还有点湿

第四章我用颤抖的手抓住门把,门把暖暖的,还 有点湿

--------------

“擦干净鞋子,别把泥带进来!”喊道,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回荡。

我进了门厅。油漆工星期四刚刷完房子,所以满屋子都是油漆味。房子里很热,比屋外热得多。

“厨房灯不亮,”客厅后面传来爸爸的喊声,“是不是油漆工把电源给关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”大声应道。

在这又大又空的房子里,他们的喊声显得特别大。

——楼上有人!”我一边喊一边在门口踏垫擦鞋子,急匆匆地进了客厅。

正站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雨,或许是在等搬运工的到来。我进来时,她转过身子。“什么?”“楼上有个男孩,我看见他在窗口那儿。”我气喘吁吁地说。

乔西从后门厅进了客厅,刚才可能是跟爸爸在一起来着。一听到我的话,他笑了。“这里是不是本来就有人住?”

“上面没有人,”翻着眼说。“你们两个今天让我清静一下好不好?”

“我做什么了?”乔西抗议地问道。

“听着,阿曼达,今天我们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……”又要开始唠叨了。

但是,我打断了她。“我看见了他的脸,。就在窗口那儿。我并没有发疯,你是知道的。”“谁说的?”乔西笑道。

“阿曼达!”咬着下唇,她一恼火就会那样。“你看到的只是什么影子,可能是树影。”说完,转向窗子。外面大雨滂沱,风一刮,雨拍打在画窗上,哗哗作响。

我跑到楼梯口,双手拢住嘴,朝楼上喊:“谁在上面?”

没有回答。

“谁在上面?”我又喊,声音大了些。

用手捂住耳朵。“阿曼达,求求你!”

乔西穿过餐厅消失,开始在房子里四处转悠了。

“上面就是有人,”我坚持道,然后,不由自主地踏上了木梯,运动鞋踩在光光的梯阶上,砰砰作响。

“阿曼达——”在我身后喊。

我满肚子气,就是不停。她为什么不相信我?为什么说我看到的只是树影?

我很好奇,我要知道上面到底是谁,我要证明错了。我想自己的脾气也很倔,我们一家或许就是这德

脚下的楼梯吱吱嘎嘎作响,不过我一点也不害怕。到了二楼楼梯拐弯的地方,内心却突然沉重起来。

我停了下来,靠着扶手喘息。

会是谁呢?贼?跑进这空房子里来寻求刺激的无聊的邻家小孩?

也许我不应该就这么一个人上去,我突然想。

也许那个男孩是个危险人物。

“上面有没有人?”我喊道,声音突然颤抖而微弱起来。

靠在扶手上仔细听。

我听到了楼道里悉悉索索的脚步声。

不对。

不是脚步声。

是雨声。原来如此,是雨拍打屋顶的石板瓦发出的声音。

不知何故,那声音使我安静下来。我放开扶手,走进狭长的楼道。那里很暗,在楼道的另一头,灰暗的光线透过窗子照进来,在地上形成一个长方形的亮块。我朝前跨了几步,脚下的木楼板嘎嘎直响。“有人吗?”

还 是没有回答。

我走上左边的第一个房间门口,门是关着的,刚刷的油漆发出的气味令人窒息。

靠门的墙上有一个开关,应该是楼道灯的开关,我想。我按了一下,灯没亮。

“有人吗?”

我用颤抖的手抓住了门把,觉得门把暖暖的,还 有点湿。

我转动门把,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

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屋子,看到昏暗的光线透窗而入。突然一道闪电,吓得我跳了起来,随后的雷声显得沉闷而又遥远。

我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往屋里跨了一步,又一步。

连人影都没有。

这是一间客房,当然,如果乔西喜欢,他也可以住这儿。

又是一道闪电,天空似乎越来越暗。尽管刚过中午,外面却已是漆黑一片。

我回到楼道。下一间就是我的房间,房间有一个凸窗,从那里可以俯视前院。

我所看到的那个男孩会不会在我的房里?

我手扶着墙,慢慢地走过去,然后在房门前停下来。门是关着的。

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敲门。

“谁在里面?”我喊道。

我仔细听。

没有声音。

一阵轰隆隆的雷声,要比上次近。我僵直在那儿,仿佛瘫了一般,大气也不敢出。上面真热,又热又潮,油漆味使我头晕。

我抓住门把。“谁在里面?”

我开始转动门把——就在这时,那个男孩从背后冒了出来,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。

内容推荐